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淫男乱女70. 女检察官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淫男乱女70. 女检察官

      

70. 女检察官初四小雄并没有陪凤姐一天,下午就把凤姐哄走了,今天和卢

蕾约好了去她家里,小雄到她家楼下走进电梯去。

  电梯从一楼慢慢地上来,然后来到卢蕾家这层时,电梯门打开,一个年约三

十多的女人,手提着两袋东西,正準备进来。

  她打扮得相当时髦,上身一件白色针织七分袖的衣服,贴身的质料,将她丰

满的上围衬托得更加明显;而下身一条紫色的裙子正好盖住膝盖,配上黑色裤袜,

让她的腿看起来更加修长诱人,而脚上还踩着一双三寸高的高跟鞋,看来十分地

有魅力!

  她踏进来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踩了空,整个人往小雄身上跌了过来。小雄

可不想看到有人在他面前跌了个狗吃屎,所以就任由她往自己的身上扑了过来。

  当她扑到小雄身上的时候,小雄本能地伸手过去扶着她,但是无巧不巧地就

把手放到了她的胸部上面,而且还一把抓住!她当跌到小雄身上的时候,还没有

意识到这件事情,等到回过神来之后,急忙地要推开小雄,但是又没有注意到自

己手上还有东西,慌忙地放手,两袋东西立刻跌落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啊”

  她这时候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小雄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因爲他一握之

下,居然发现这个女人外表看起来还没有她骨子里面的骚!因爲她居然没有穿胸

罩,小雄的手立刻下意识地就动了起来,以他现在的技巧,那个女人立刻地就感

受到阵阵酥麻的快感从自己的胸部传了过来。

  小雄很快地就发现自己在作什麽,他连忙放手,那女人也急忙地站好,然后

略带着怒气地看着小雄。但是这时候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生气东西打坏,或

是自己刚刚感受到的快感,只是那麽一瞬间,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啊!

  小雄连忙蹲下帮她捡拾掉落的东西,她也赶紧蹲下,但是慌忙之间,并没有

注意到自己的姿势已经让裙里的春光外泄,小雄看在眼里,下身的小弟弟又开始

有点不安分了。捡好东西之后,那女人问小雄说:“你好面生啊,从来没有见过

你?”小雄说明自己只是来找人。

  “哦!我是她家邻居!”那个女人说。

  小雄点点头走出了电梯,电梯的门合拢了,向下行去。

  小雄按响了卢蕾家的门铃,看门的是卢蕾妈妈何阿姨,她看到小雄,说:

“进来吧,蕾蕾说你要来,非要自己出去买菜,你随便坐吧!”她只字不提那天

的事。

  她回到了厨房继续忙她的,小雄走到厨房门前问:“卢叔叔呢?我来了两次

也没有见到啊!”

  “他啊!忙!市里搞团拜!”听何阿姨的口气有些不满啊。

  其实这时候的她,心里十分的混乱!因爲,自从前年老公当上副市长后,就

在外面养了一个情人,对她在人前还是恩爱夫妻,可是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和她做

爱了,爲了女儿,爲了地位,她只好忍气吞声,但是内心愈来愈渴望找一个男人

来满足自己久旷的欲望!这样压抑的结果,就是每天晚上自己都是用裸睡以及自

慰的方式来解决。

  但是,这样的方式似乎也已经愈来愈没有办法压抑了,每天晚上的春梦,都

是梦到自己与年轻男子疯狂的做爱,但是每当醒来,那种强烈的欲望却是更加猛

烈地袭来,空虚的感觉也愈来愈强烈。但是自己又不好在女儿面前表现出来,所

以她愈来愈苦恼!

  那天小雄搂抱她摸她,虽然当时让她气愤,但是内心里却有几分欢喜,没有

想到自己40多岁的人了还能吸引少年人,当天晚上的春梦的男主角朦胧中仿佛是

小雄。

  这时候她看到小雄站在自己的身边,那种眼光,让自己体内熊熊的欲火又开

始不受控制起来。他的眼光只要落在自己身上的某处,那个地方似乎就会告诉自

己:“我要男人!”而且,他的眼光爲什麽会老是绕着自己胸前那两团大肉球和

一双腿不断地打转呢?自己好喜欢他这样看啊!而且最好不是只是看,他如果可

以过来用手像刚刚那样抚摸自己的话,那真不知道会有多好啊?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也有点害怕自己,是不是自己真的那样需要男人呢?

这时候突然一股清凉的水柱喷洒到自己的胸前,冰凉的感觉立刻把自己混乱的思

绪给打断,原来她刚刚在洗水果的时候,一没有注意到,自己居然把苹果给堵在

水龙头上面,水当然就会这样喷了出来,只是无巧不巧地喷在自己胸口上面。她

低头一看,更吃了一惊,因爲白色家具服弄湿之后居然呈现透明的效果,而且今

天自己没有穿胸罩,乳头与乳晕隐约可见。

  但当她擡头一看,小雄自己的衣服也被她刚刚的动作给弄湿了一大块,衣服

跟裤子都有水渍,这下子该怎麽处理呢?

  “你把衣服脱下来,我帮你洗乾净吧?!”她这时候不假思索地就说出这句

话,心里有点惊讶自己的大胆,但是想到自己的年纪足可当他妈妈的时候,又略

微有些安慰:“是啊,我都可以当他妈妈了,而且听蕾蕾这样的口气,她似乎很

喜欢他,未来有可能当自己女婿的人,对他好一点有什麽关系呢?”

  小雄这时候倒是很大方地就把衣服跟裤子当着她的面前脱下来,她倒是没有

料到小雄会这样的大胆,但是看到他落落大方的态度,觉得自己似乎又是太过虑

了。而且他的体格真是棒啊,自己看的也实在是很舒服。小雄先只是把夹克跟长

裤脱掉,但是水也已经把衬衫跟内裤弄湿了,似乎也可以有理由拿去弄乾,所以

索性地就全部脱掉了!

  她这时候更加地惊讶!一则是小雄居然在自己的面前脱得精光;二则是他胯

下那条肉棒,实在是太大了!比起自己老公的似乎还要大些?!天啊,她从来没

有想到过自己会实际地看到一条这样硕大的肉棒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她接过小雄的衣服,然后走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关上房门,脱下身上的衣服,

把自己的裸体透过落地镜呈现在自己的面前。她轻轻地扥起自己的乳房,心中一

股自豪,但是当她看到小雄出现在镜子里面的时候,她才赫然想到自己已经有许

久没有锁上房门的习惯了!小雄居然这样大胆地敢闯进自己的房间?可是也只有

她自己才知道自己这时候的感觉是又惊又喜!因爲她觉得自己似乎可以解决这些

日子以来苦苦煎熬的痛苦。

  她丝毫不加遮掩地转过身来,看着小雄说:“你……你要干什麽?”语音略

带颤抖,但是不知是害怕的颤抖还是兴奋的颤抖呢?小雄以十分自然的态度说:

“阿姨,我是想问你是不是有东西可以让我暂时穿一下,或是阿姨觉得我们可以

这样坦裎相对呢?”

  其实小雄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有着强烈的欲望,所以他才敢这样大胆地

做出这些举动,而事实也证明他的直觉没有错。

  她这时候,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得太多了,但是她根本没有料到这个看起

来十分年轻的男人,有着她根本想像不到的性爱经验与次数,所以她下意识还是

当他十分的清纯。她想了想,老公的衣服和这个少年体型不配,剩下的都是女人

的衣服,那不如……就这样赤裸裸的吧?

  她弯腰拿起地上的衣服,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就这样吧,家里的

空调很暖和,不是吗?”

  小雄也点头同意!她一扭一扭地走出去,小雄看到不穿制服的女检察官在庄

严的外表下是如此的风骚,知道今天可以上她了!

  就故意伸手去套弄自己的鸡巴,她看到这个模样,登时心中的矜持以及礼防

念头都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她抛下手上的衣服,然后跪了下去,就依照她每晚

的梦境那般,含住小雄那粗大的龟头。她这时候高兴地留下泪来,因爲每晚的美

梦终于成真了,她嘴里的充实感觉不再是虚幻的,而是真真实实地满含在自己的

嘴里。

  她的舌头开始灵巧地舔弄起来,小雄心想既然已经开始了,那也不需要再客

气了,所以就弯下身去,让她躺在地上,然后分开她的双腿,将自己的头埋入她

的腿间,开始用舌头去舔弄她的多毛的美穴!她可是第一次有男人帮她舔穴,过

去她的老公总是要求她吹喇叭但是却不肯帮她品玉,所以当小雄开始舔弄的时候,

她根本没有办法继续地吮弄小雄的肉棒,只能无力地含着那粗大的肉棒,然后享

受小雄的品玉服务。

  “呜……呜……呜……”

  因爲嘴里还含着小雄的肉棒,所以无论多麽的快活,她总是只能不断地发出

含糊的呻吟,但是她的内心却是无比的快活,因爲真的有个男人来满足她了,就

在这样的心态以及久旷的情况下,她很快地就被小雄舔上了高潮!

  小雄在察觉到她快要进入高潮的时候,早就把自己的肉棒抽了出来,以免被

她咬伤。而且他也一口口地吞食她所流出来的阴精。

  让她休息一番之后,小雄将她抱回到床上,然后重新开始舔弄她的双乳,已

準备进行下一回合的游戏时,却被她阻止了。

  她说:“不……不好啦……待会蕾蕾可能就会回来了,我们……还是不要啦!”

小雄哈哈大笑,告诉她蕾蕾两小时内不会回来的实情,她喜出望外地说:“真的

吗?蕾蕾是真的给你和我创造机会吗?”

  小雄这时候根本不在乎她继续想要说什麽,低下头去,用手跟嘴好好地招呼

她那对豪乳,她也暂时抛开其他的想法,好好地享受这个难得的机会,让自己体

内压抑已久的情欲可以一次地好好获得解决。

  “嗯……嗯……嗯……嗯……好舒服哟……你……怎会……这样……厉……

害……舔得……人…家……好……舒服……耶………………唔……唔……………

…唔……唔……”

  她双手搂着小雄的头,兴奋地浪叫着。小雄也在这个时候把手指插入她的小

穴里面,然后开始抠弄起来,这时候她更感觉到快活!两腿张得更开,好让小雄

的手指可以更深入地在她体内不断地産生快感。而小雄也在她丝毫不注意的时候

将自己胯下的肉棒,插到她的小穴里面去。

  虽然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跟男人做爱,但是经常地自慰以及生育过的缘故,使

得她的阴道分外的宽松。如果说今天她的性交对象只有普通尺寸的话,或许会嫌

她的阴户太过宽松;但是小雄的尺寸就比常人大上许多,所以很顺利地就把肉棒

插入了一大截,而她也在这个时候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饱满感觉。她高声地叫喊出

来,那声音里面充满了欢乐以及舒服的感觉,而她脸上的表情也可以轻易地看出

她有多麽的开心!

  小雄的肉棒可不只是大而已,他的性能力也是很强的!他两手虚按在她那硕

大的双乳上面,然后一边抓揉一边挺动腰部开始抽送起来。这一抽送,她可感觉

到更加地快活,因爲除了先前那种饱满的感觉之外,这时候还有大龟头在自己阴

道进出时所産生的摩擦刮弄,阵阵酥麻的快感不断地袭上心头,叫她怎能不忘形

地大喊大叫呢?!

  “喔…………………………喔………………喔……………………喔…………

…………喔………………喔……真棒……我……从来……都……没有想到……有

人的鸡巴……会这样地大……唔唔………………唔……唔……喔………………喔

……………………喔……喔……快……对……就是……这样……弄死我……干死

我……我……好开心啊……………………快……快……继续……弄……我……搞

我……抓我……的……奶奶………啊………………啊……………………啊………

……………啊………………啊……啊……啊……………………”

  小雄肏干了两百来下之后,正觉得想要把整根鸡巴完全插入的时候,她却已

经忍不住地进入高潮了!整个人不住地颤抖,阴道也猛烈地抽搐起来,嘴巴张得

  当她好不容易从高潮当中恢複的时候,小雄的鸡巴还坚挺的似个大炮!

  她立刻察觉到小雄的肉棒还硬挺挺地插在自己的小穴里面,她有点不太敢相

信。因爲过去的经验里面,男人除非给予很充分且长时间的前戏,要不然很难可

以在女人达到高潮之后,还不射出软化的。但是体内那依然饱胀的感觉却是充分

地说明了小雄根本没有射精,所以肉棒才能这样粗大。这时候她刚想挪动身体,

却感觉到自己的四肢有些痠软,她要小雄起身之后,自己也在小雄的搀扶之下慢

慢地站起来。因爲她的痠麻只是同一个姿势摆太久的缘故,所以走动一会之后,

就恢複了。

  但是小雄可还没有打算这样快地就放过她。他从背后搂着她,然后开始慢慢

地吻着她的脖子,并且用双手不断地揉捏她的双乳,那种玩法就好像是情侣或是

夫妻般地温柔且带着浓浓的爱意。但是对小雄来讲,这只是他的技俩,他懂得该

如何让女人获得满足以及快活,也知道怎样可以让女人被他的技巧给吸引,所以

这次她果然又再度地陷入他的性爱陷阱里面。

  “阿姨,你好性感啊!”

  “你喜欢吗?”

  “喜欢!喜欢阿姨的性感!喜欢阿姨的风骚!

  她整个人躺在小雄的怀里,享受着那久未尝试的温柔滋味,宽厚的胸膛,浓

烈的男人气味,加上胸前不断被搓揉的感受,她再度地被挑起欲火!双手向后伸

去,搂着小雄的腰;而自己也不断地耸臀,让小雄的肉棒可以不断地与她身体摩

擦,産生刺激。

  小雄知道时机再度成熟,于是让她趴在梳妆台前,两人就这样站着,然后小

雄从后面慢慢地把肉棒再度插入她的小穴里面。她这次比较可以适应小雄的肏干

了,但是那种感觉还是让她不由自主地娇啼起来,她虽然已经四十多了,但是声

音依然保持得相当娇嫩,那样的呻吟,听起来更令人有心神回蕩的感觉!

  “啊……………………啊……啊……啊………………好人……你……弄得人家……好舒服哟……………………啊……啊………………啊………………啊……………………啊……………………对……对……更深……一点……把你……的……大鸡巴……完全地……插进来……喔…………喔…………喔……喔……真…是……太棒了……啊……啊……啊……啊……”

  她一边让小雄肏干着,一边呻吟着,而这时候小雄却又觉得有着一种不同的

感觉,因爲他俩的面前就是一个大镜子,她被肏干时脸上那种舒爽的淫蕩神情,

小雄完全可以透过镜子看得一清二楚,一个女人在自己的肏干之下,显露出这种

满足的神情,对于一个男人来讲,是莫大的快乐与成就,所以这时候小雄干得更

加起劲了!

  这时候每次抽送都是慢慢地抽出、狠狠地肏入,速度虽然不快,但那种花心

被顶弄的酥麻感受,结合了小雄抽送的节奏,慢慢地让她的脑海开始浮现进入高

潮前的感觉!说句实在话,虽然和老公结婚这麽多年,孩子都这麽大了,但是能

够让她达到高潮的次数却是十根手指头都用不完。想不到今天,在小雄的带领之

下,她每次都可以达到高潮!过去那些对于女人来讲,算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经验,

在这个男孩的身上,却似乎是轻而易举就可以享受到的快感,那怎叫女人会不爱

煞他呢?!

  当她在梳妆台上达到高潮的时候小雄也射了,两人躺倒在床上休息。

  “你真的好厉害啊!你和蕾蕾弄过了吗?”何豔问。

  “不瞒你了,阿姨,我和何豔弄过!”

  “要命啊!这不是把我们母女俩都肏了吗?”

  “这不重要,阿姨,只要开心就好!”

  “你可够坏的了!”何豔伸手抚摸这根让自己连连高潮的大鸡巴说,“你是

咋弄蕾蕾的!”

  “你真的想听吗?”小雄拾起她的左脚在手里把玩。

  “想!看看你是对她好一些还是对我好一些。”

  “阿姨不会和女儿吃醋吧!”

  “唉!我有这个资格吗?阿姨这麽老了,怎比得上蕾蕾如花似玉的年龄啊!”

  “阿姨不老,阿姨是丰韵多姿,我喜欢成熟的女人!”

  “你这麽说,我很高兴很开心,阿姨不求别的,只希望你偶尔来满足阿姨的

欲望!我不会和女儿抢男人的!”

  “阿姨,你真好!”小雄在何阿姨的脚上亲了一口。

  何豔看到他的鸡巴又硬了起来说:“快给我讲啊!”

  于是小雄就讲了是如何玩弄蕾蕾的,何豔一听欲火更盛了,有些歉意的说:

“对不起,小雄,阿姨现在有痔疮,不能让你肏屁眼,等过了正月阿姨去医院把

痔疮轧了,在给你玩好吗?”

  “阿姨,没有关系的,只要你高兴,肏不肏屁眼不重要!”

  何豔很感动,她擡起身子,自跪在他的两腿之间,开始吮弄他的龟头,并且

还一边用手去把玩套弄那粗大的肉棒。何阿姨的功夫并不算好,但是她很温柔小

心地慢慢吮弄,并且也很懂得利用手来辅助自己的嘴巴,慢慢地,小雄的鸡巴在

她的服务之下,达到了完全硬挺的状态!

  何豔这时候嘴巴也相当地算了,她吐出小雄的大鸡巴,然后跪起身来,分开

自己的双腿,到小毅的身上,慢慢地把小雄的大鸡巴吞入她自己的小穴里面,鸡

巴一寸寸地插入,她也乐了起来;然后因爲高度与位置正适当的缘故,她要求小

雄顺便舔弄她的乳头,上下夹攻的滋味,让她很快地就再度地进入了高潮的前奏!

  “嗯………………嗯……………………嗯………………嗯……………………

好舒服哟……………………好人…………你……舔舔……人家……的……乳头嘛

…………嗯…………嗯…………嗯………………对……对………………就…是…

这…样……好…棒……好……舒…服……呀……喔……喔…喔…唔……唔…唔…

…喔……喔……喔………………喔………………”

  何豔丰满的肉体一上一下地挪动着,而鸡巴也一进一出地在她小穴里面来回

抽动,她愈来愈希望鸡巴可以插得深一点,于是她要小雄让她躺到床上,然后好

好地用男上女下的姿势来满足她的饑渴与需要。

  小雄当然听到何豔这样的建议,马上就把她摔到床上,然后举起她的左腿,

鸡巴就迅速地滑入她那湿滑的阴道里面。这时候,小雄再度开始主导两人之间的

互动,他知道该在这个时候好好地让何阿姨知道自己的厉害,于是就开始大开大

阖地抽动起来!还亲舔她的脚趾头……

  这一抽动,可不得了了,因爲何豔整个人几乎都要疯了起来!鸡巴在阴道里

面来回地滑动,加上龟头在每次插入的时候,都狠狠地顶了自己的子宫一下,那

种又算又麻的感觉,很快地就征服了她的神经与脑海!

  小雄看到她被自己搞得心花怒放、满心欢喜的模样,心里也是十分地高兴!

鸡巴继续地进出,何豔在高潮当中不断地翻搅,她整个人都已经开始无法控制自

己了!身体也愈来愈无力摆动,只有乖乖地让小雄爲所欲爲!而何豔在经曆了连

续三次的高潮之后,低低地哀求着小雄不要再继续下去,她已经受不了了!

  “喔……………………喔………………喔…………………………啊……啊…

…唔………………唔………………放……过……我吧………………我……受……

不……了……了……我……的……腿……好……算……啊……放……我……下…

…来……好…哥……哥……我……求……求……你……啊……………………”

  小雄怜惜的放下了她的腿,把鸡巴抽出来,放在何阿姨的两个乳房间,双手

按住乳房夹住鸡巴,快速的抽磨……

  何豔活了四十几年了,才知道乳房也可以用来性交。

  小雄就在何阿姨的乳房上爆发了,喷出的精液不禁落在胸上,也射到了何豔

的脸上和唇上,小雄用鸡巴把何阿姨脸上的精液抹向她的嘴边说:“阿姨,你吃

过吗?”

  何豔摇摇头,说:“没有!但是阿姨愿意爲你做任何事!”伸出舌头舔食小

雄的精液。

          ×××××××××××××××

  当卢蕾回来的时候小雄已经走了。

  “妈,你和小雄……”卢蕾坐在客厅沙发上用试探的语气问。

  何豔满脸通红,低声说:“蕾蕾,妈妈对不起你!”

  卢蕾心里算溜溜的,没有说话。

  何豔说:“小雄说是你同意的!”

  “是我同意的,可是,心里还是不太舒服!”

  “蕾蕾,你放心,只要你说不,妈妈就在也不和他……”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总觉得对不起爸爸”

  “蕾蕾,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你爸爸在外面养了个小蜜,和妈妈已经一

年多没有那种事了!”

  “什麽?你说爸爸有情人?有证据吗?”

  何豔歎了口气,回到卧室从衣柜里拿出一的大信封递给蕾蕾,蕾蕾打开从里

面抽出几张照片,是爸爸和一个年轻妩媚的女孩子亲密的照片。

  “这个女孩是个大学生,毕业后在句田县政府做文秘,前年你爸爸刚做副市

长时候到句田去视察,视察完回来后的第三个月就把她调到了市里,现在是市团

委委员,听说就等市团委书记今年六月份调走后,她就接替那个位子,她叫张燕,

今年二十六岁。”

  蕾蕾把照片往地上一摔说:“妈,你不用难过,他做初一,咱做十五,他在

外面养情人逍遥快活,咱就母女一起找男人,妈妈!”

  何豔紧紧抱住女儿,眼泪夺眶而出,蕾蕾也陪着妈妈掉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