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性虐  »  强姦圣家书院钢琴女学生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强姦圣家书院钢琴女学生

      

张国华是一位钢琴教师,多年来的国际演奏经验,其过人的洞察力快速指点学生的缺点加以修正指点,深受家长及学生欢迎。

仇心怡是国华其中一位得意门生,由中一开始,七年来都是请他教学,成绩稳定向上,快可到国际舞台大显身手。

一週后就是某国际音乐比赛的香港赛区选拔赛,心怡心想今次一定要选上,所以每天放学后就急回家不断练习。

「明天就是比赛日,请老师上来再指点一下吧。」

国华七点正到达九龙塘某豪宅,入门却不见他的父母。

「父母今天返回加拿大有急事处理,来来来,老师,快点开始吧。」

心怡一家是移民后回流香港人士,父母在加拿大有不少生意。

「对不起,我也是很紧张你的成绩赶来,让我先上洗手间吧。」

「唉,舒服,刚才可急死我了。」解手完毕,国华向右一望,见到洗衣机内的白色少女胸围。

异样情绪很快压制下来,走出大听。

刚才真的很急一支箭跑入洗手间,现在才注意心怡。

「啊……」

身穿粉红色恤衫灰色百摺半截裙白袜黑鞋,嘉诺撒圣家书院校服的心怡正在认真练习。

看到只盖着大腿短过膝盖灰色半截裙下小腿白袜黑鞋轻踏着,十指纤纤在琴键上飞舞,薄薄上身校服微微透出同款白色胸围。

老师六年来上门教授心怡,都是穿便服长裤,所以一早知心怡是个长髮 Tomboy 又是个基督徒,心怡回家心急练习没有换衫,老师第一次看见她穿裙子,还是学生制服。

暗暗奇怪,以自己过人的洞察力为何到现在才发现这个女孩……中一开始教她还是个小女孩还是男仔性格,到现在中七的準备上大学的心怡已亭亭玉立。

上身粉红色恤衫校服身前的灰带子及长髮马尾随着练习摆动,制服下认真练习的心怡分外清纯迷人不像以前的 Tomboy 模样,老师的异样情绪再次升温。

心怡未留意到身后男人的心理变化,一路练习一路问「老师,你觉得怎样,有什幺可以改善呢?」

「心怡说父母今晚不在……」老师决定一步一步来,走到那里就走到那里去。

「我觉得你对外物的抗拒不足,简单说就是定力不够,影响发挥,像你现在一路练习一路和我对话是不对的。」老师开始走到心怡身边。

「心怡,你要相信我,我现在就来影响你,你尽量忍着,继续练习曲子。」

在老师严厉的说气下心怡继续练习曲子,老师弯下了腰,在心怡的粉颈及耳边各吹一口气。

六年来练习老师都严守礼仪,没有多余的肢体接触,认真不调笑得有时心怡也觉得过份严肃,所以今天就算父母不在也放心请老师上来,因为明天的比赛实在太重要。

刚才的举动心怡身子震了一震,不过在信任老师的情况下立刻收歛心情继续练习。

心怡没有提出异议,老师就把手拍在她膞头,重力按,不久,手就开始向下游,昇起左右两臂撑起着弹琴,心怡以为是练习膞头肌肉力量的训练。

双手就穿过胁下,在红色恤衫校服外抚摸,正式开始探究心怡的身体。

「好滑」老师双手从她的腰际往下移动。左手穿入粉红色恤衫校服内抚摸心怡的胸部,但就是不能穿过胸围抚摸乳房,太紧太贴身了。

立刻回想在洗手间里看到的少女胸围模样,摸了胸围带一会,一鬆解开背部的胸围扣,乳房弹开杯罩,终于握着。

「不错啊……」心怡当然对他的举动有点错愕,但老师说的和平常的语气没两样,心怡觉得是讚赏她的定力的鼓励,所以就继续她的事。

其实老师心理相当激动,心怡的胸部比目视的更大,手指一拨感觉乳头细小,手掌感受到她的浑圆,硕大而富弹性,无法一手掌握的乳房。

翻起灰色百摺半截裙的裙摆,再翻起白色底裙,心怡双腿正分开踏着琴踏,无法合上右手顺利侵入大腿,手指感觉到他大腿的嫩滑质感,手指滑进她的大腿内侧,又是一个惊喜,校裙下有着匀称的双腿,真令人爱不惜手。

老师就是这样在背后非礼了心怡大约五分钟,她开始感到不妥,正想出声之际,老师的动作停止双手抽离她的身体。

心怡舒了一口气,想扭动身子向后问老师她的「定力」表现如何,眼见老师已除下皮带,快速绑着她的手,并一手抱她在钢琴上的一刻,心怡心知大难临头。

一手将上身红色恤衫校服向上推,少女胸围下故意束胸不为人所知的美乳就在眼前,舌头舔着左边粉红的乳头,右手继续搓揉她的乳房。

心怡身子不停扭动着,惊恐得说不出话来。

老师左手也不閑着,伸入校裙一手扯烂白色小内裤挂在她的大腿上,玩弄完胸部就头埋在心怡下身。

「好香」老师的舌头在心怡的阴道口之内足足撩拨了十钟,尽力的去吸、去舐,务求她的阴道有点湿润。

老师企起身来,看着他将裤子和内裤褪到小腿看到紫黑的肉棒时,心怡立时尖叫。

「你到底想怎样……啊……」

老师踏上琴座,在钢琴面上心怡紧张合住双腿,老师抓住她的膝盖让她双腿分开。灰色百摺半截裙随住她双腿拉开而扯高,幼嫩的少女私处再暴露在他眼前。

让她双腿尽量分开,腰部进入她的下身,抬起她的右腿至他的腰上并用手固定住,右手继续抓起她的左腿,左手立即扶好硬涨的阴茎,将龟头抵在肉缝面前。

「呜呜……老师……我求你……我是你的学生啊……不要……不要强姦我……明天还要比赛……啊!」龟头缓缓没入肉缝里面。

「慢住……不要啊!」心怡紧张得哭了起来,不断想要用双腿踢开老师。

老师将她的左腿搁在肩上,将她双手按在琴面上,然后把身体压在她身上,这样一来,心怡完全反抗不了,身体的重量令阴茎开始进入了她的体内,不过仍有一份阻力在抗拒着老师的推进。

心怡还在内心大喊着:「不要、不要……」时,内棒直如巨桩似的猛插压下。

「鸣……好痛呀!」

身心终于忍不住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号。守了十八年处女在优雅的钢琴上,清纯的学生制服下被强姦夺去。

心怡破身痛得眼泪直流,老师就因为干到处女,满意笑了。

老师开始了一下活塞运动。「不要再动啦……真的好痛……呀!」心怡大声哭喊起来双腿也胡乱的乱蹬。

「不好,干坏了她明天可不能参赛!」老师的理智比心怡的悲鸣叫醒,「反正已佔有了她,他朝日后还不在我掌握之中?嘿嘿……」

「好吧!」老师抽出内棒,「和我口交,今晚就放过你……」

心怡哭着摇头拒绝,老师的龟头再顶在阴户前,恶狠狠的道:「哼,那幺继续吧,操痛了你明天上不到台不要怪我!」

「鸣……鸣……我做!我做!等我含!」心怡想起刚才破处的痛,再干下法真的无法比赛,无法再拒绝了。

看到灰色百摺半截裙校裙下白底底裙红了一片,準备为老师吹奏的肉棒满布自己的处女血丝,心怡再次失声痛哭。

「快点收拾心情同我吹!明天你不想比赛是不是?」

心怡一含下阳具,满嘴是自己的处女血腥气味,八吋的内棒顶着喉咙呼吸困难,但不做的话后果严重,只好苦忍继续为老师服务。

老师就坐在琴座下享受他生平第一次的口交,拨开她的头鬆抓着她的头加速套动,看着一位跪下来在自己跨下的,上身校服扯高露出完美胸部清纯少女流泪卖力着,龟头一震,浓烈的精液射入心怡口腔深处。

*** *** *** *** ***

心怡的心理质素的确超乎常人,昨晚的事似乎没影响了她,上午的钢琴比赛完满完成顺利夺冠,因为临近中七高级程度会考,下午不请假换上校服回校补课。

放学后一入屋内已经七点,不换校服一反常态走到钢琴坐在琴座上,昨夜发生的不幸再压制的心情终忍不住,哭了起来,不过很快要再压制,因为她远在加拿大的父亲打电话来。

「心怡,比赛怎幺样?为何不立刻打电话来?」

「开玩笑吧?你们不是正睡着吗?……啊!」心怡惊叫了一声。

*** *** *** *** ***

老师在比赛台下,心理越来越惊歎她的确厉害,不是她的琴技高超,而是淫邪的想除了长髮,长久以来把自己的女性性徵收藏得很好,不是昨晚看到她着校服优雅的练习,自己亲手抚弄过她的身驱,真的把大家蒙在鼓里。

看到台上保守长衫长裤的她正努作着,心理越来越燥热,外出配了她家门匙,再静静打开门潜入。

又是和昨夜一样,身穿粉红色恤衫灰色百摺半截裙白袜黑鞋,嘉诺撒圣家书院校服的心怡正坐在琴座上背着他讲电话。

「啊!」有只手像昨夜一样,穿过自己胁下再伸入粉红色恤衫校服内,心怡惊叫了一声,原来老师无声无息的脱了西裤站在她身后。

有了经验,用右手快速解开她那不合身少女胸围的扣子,被胸围紧包着的两只乳房立刻得到解放,老师急不及持要掌握一番。

「没有……唔……刚才灯闪了一下……唔……」心怡一边讲一老师一直把她的校服底下的乳子搓圆按扁。

「没有令我失望吧?」她爸问。

心怡在惊悸中急忙坐起想摆脱非礼,老师就伸手入灰色百摺半截校裙里在她企起身时顺势拉下她的白色内裤。

「没问题……呀!」腰被从后抱着走不了上身被推了一推,立时要右手拿电话左手撑钢琴面,可怕的是已有一大异物顶在下身门前。

心怡立刻扭动下肢阻止老师的入侵,不过老师的龟头对準着洞穴,开始逐分逐分插入怡芬的阴道内。

同时间同地点同衣着的强姦中七女学生戏码再度上演,不过多了无形的第三者!

「痛呀!呀……退出来……退出来……」怡芬惨号,眼泛泪光。

昨夜除了一下子破处外并无真正性交,在此下情况老师决定慢慢进出,享受一下处女狭窄幼嫩的阴道为肉棒的按摩。

「什幺事?」父亲的问题把忘形痛呼的心怡拉回现实。

「练琴……呀(插入一下)」还是强撑下去继续说。「……太多……手有点痛。」

老师拉她的左腿白袜黑鞋踏在琴座上,抬至他的腰间向外撑开,好让她的阴道口不要过份紧实好干些。怡芬咬紧牙筋,忍受着老师一下一下的抽插。

尽量把语音放得轻柔,但痛得紧合只眼向着电话道:「没甚幺,刚刚…突然……呀(插入一下)……有点痛吧了。」

父亲听着怡芬断断续续的话语,紧张地问道:「心怡,真的没甚幺事吧?一个人在家可以了吗?」

下体的痛楚告诉怡芬自己真的不能再忍,扭头望向老师哀求的眼神请他不要再插。

为免父亲的担忧,痛得额头冒汗的心怡又只得一面向着电话道:「没……没什幺事,只是有点……」

处女的阴壁异常狭窄紧密地包裹着突出的龟头,摩擦产生一浪一浪的兴奋冲击着老师。

机会难得有位制服美少女忍着给他玩,老师当然没有理会,上身校服底下右手越握越紧,怡芬的乳房也被握得走样变形,左手就在她的白滑左腿上手不断游走。

「今天有这样的成绩,记着要多谢你的老师啊……」

心怡不断忍受着胸前下体的痛楚,左手握拳尽量平静地道:「嗯……多谢老师……父亲……我想休息,收线……好吗?」

收线后想到父亲居然要她「多谢」正在身后面,强姦自己的老师,心怡再次放声痛哭。

「有得叫出声是否爽很多啊?」老师开始加快抽插速度。「你老爸叫我多谢给你的性教育吗?呵呵……」

左手把心怡上身校服背后的拉练拉开,设计简雅的圣家粉红色恤衫校服立刻就像一面旗帜,随着男人后入式的抽动而不断飘扬,十字架颈链叮叮作响。

「老师……轻力点……痛啊……不用……不用这幺大力……呀……」

老师反转了心怡并抱起放在琴边地下正面对着,热烫的阴肉紧咬着老师的下体,更加不停用力抽插。

心怡却痛得不停扭动呻吟,双手放在灰色百摺半截校裙下阻止老师的攻击,这个动作方便老师拉着她的玉掌借力。

「好痛…老师…慢点插下去……好痛!啊!」每抽插一下,她下阴的痛楚随着神经传遍全身。

心怡的身体一上一下地摇晃着,看她上身粉红恤衫校服下丰满的乳房左右晃动,老师一口含住左边的粉红小乳头吸吮起来,右手搓着她的白色少女胸围。

由上次口交的知道,阴道内的肉棒异动是她另一恶梦的开始。

「放过我……不要在我体内射精!……嗯……好痛……可以……射在我嘴啊!」心怡面上满布惊慌之情。

在射精前的冲击之下,校裙下白袜黑鞋上的白滑大腿痛得不断收紧,只不过更加紧密夹紧老师的腰部,用力插入自己的嫩穴之中。

「老……老师……以后我可以任你强姦……求你……先拔出来!」嘉诺撒圣家书院校服下被凌辱的娇躯竭尽力气扭动,「我不要……我不要生孩子!老师!」心怡拼命摇头哭叫哀求。

正在兴头上的老师哪会理会?阳具向着花芯深深直插下去,下体与心怡的耻骨紧紧贴着,一丝空隙都没留下。

「你老爸要你多谢我,现在是时候了。」说罢然后龟头一鬆,心怡只感到阴道内,一股热灼的精液喷射入自己的子宫。

「呜……」怡心发出绝望的哀号,全身无力地瘫软在琴边,两行清泪不断涌出。完事后老师伏在她的胸前,双手还贪婪的不断抚摸心怡大腿。

仇心怡最终成为一位出色的国际钢琴演奏家,但成名背后被以当晚中七学生时代的丑事照片作威胁,放弃 Tomboy 性格打扮为改变青春少女,每次在练习时张老师总会在钢琴边非礼及扒开礼服强姦她……